微信公众号
行业新闻
饲料之“涨”,30年未见!涨的还不只饲料!怎么办?
作者:master来源: 怀化新闻网时间:

新晃康达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明最近很忙,忙得很!忙什么?忙于出货,忙于卖猪,清理“库存”,仅10月上旬他就卖了200多头生猪,肥猪、种猪都有,均价大约为7、8元(单位每500克,下同),“卖早了,卖亏了”,他叠声后悔道,“稍微算了算,光这一单又亏了200来万。”

  事出有因。此前一段时间,猪价一直萎靡不振低位徘徊,售价多在6-6.5元上下,而康达牧业的实际生产成本平均要划上11元左右,足见差价之大,浮亏之巨。“如果多等几天,就几天时间,我就可以卖上一个好得多的价钱,哎呀,没想到没想到。”曹明长叹一声,“我应该多等那么几天,就几天时间,风就来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从10月15日开始猪价便止跌回升,转头步入上涨通道,10月20日之后涨幅变得比较可观,已经攀上9.5元的高位,“我却没能当上一回爽爽的接盘侠”。就在9月份,猪价曾跌至4元多,而上半年却一直在15-18元之间徘徊,跌了几个月后复又反转,至10月15日之后回升,如此过山车行情简直要把人搞出心脏病来,曹明承认自己也着实捉摸不透把握不到,不过“你想得通吗?今后再也不能用年度来判断生猪市场行情了”。他说自己从去年6月份就开始出现亏损,今年9、10月份亏得最厉害,具体是9月20日至10月15日之间,“这段时间全国猪市都一样”。此前他几乎每月都要亏损200来万元,所以即便低价,即便亏损,他也只能大量处理存货,套现减亏。他目前还存栏1500多头生猪。

  “风”来之后曹明亡羊补牢,几乎每天都大忙特忙,天天都在卖猪,一则因为公司生猪存量太大,二则相对好看的行情不好把握,一旦错过又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所以必须乘机减少存量,两个月不到他已经卖出几千头猪,“但是清仓是不会清仓的,只是会减产,把这个(生猪)产能减下来”。他跟记者谈猪之余又谈及生猪饲料,说年把时间里猪价跌猪粮涨,“有段时间涨得有些吓人”,至于生猪“口粮”究竟涨到什么程度,给他公司经营带来多大成本压力,因此造成了多少浮亏,他说“这个账我还来不及算”,只是肯定“饲料涨价对于养殖环节利润空间已经形成明显的挤出效应”。

  论及生猪“口粮”行情,毛瑞炎可是有着一肚子苦水要倒。他是芷江湖南六和农牧有限公司技术顾问,后者乃当地生猪养殖行业中的大户,他说此番猪价起来之前,他们公司已经出栏了2400多头生猪,每头要亏400-500元,现在还存栏400来头,都是50千克一头的能繁母猪和从一二十千克到四五十千克一头的保育猪和架子猪,它们要到年底才能出栏,所以“完美地与本轮上涨行情擦肩而过”。说到饲料他介绍,母猪料、小猪料最近都是4000多元一吨,同比去年涨了300多元,进口玉米3700-3800元/吨,国产玉米3000元/吨多一点,而去年的玉米价格多在2500-2600元/吨上下,“足见今年饲料涨价,是个什么情况”。

  一头生猪从仔猪长成一百二三十千克的肥猪,就要消耗400多千克饲料,而一头母猪每年要消耗一吨饲料,由此不难想见,今年以来的饲料价格上涨,给六和农牧带来了多大的经济损失和成本压力,“我养了快三十年猪,从来没有见过饲料像今年这样涨价的。”毛瑞炎同时也认为,如今不能再用老眼光看待全新的猪市生态,“饲料行情也不好判断。”  

  大户直唿“吃不消”

  57岁的中方人杨小明也是养猪的一个老把式、好把式,他的小明生猪养殖场设在鹤城区黄金坳镇岩冲煤矿,占地40多亩,有14栋猪舍,每栋面积超过300平米,目前存栏生猪700来头,今年出栏了几百头,最近一笔生猪交易发生在10月18日,单位售价为7.2元,“还算勉强可以吧”。他说这两年自己亏得惨,一是疫病导致生猪死亡率高,他的猪场因此死亡了30%左右的生猪,二是饲料等成本居高不下,“没想到猪价一直在跌,饲料一直在涨”。今年以来的疫病让他已经折损了300多头生猪,直接经济损失几十万元,他说今年过了年就开始上涨的饲料价格,又给他造成几十万元亏损,合计一算,“去年到现在我已经亏损了百把万元”。他目前仔猪产量上不去,母猪又卖不起价,养殖成本已到8元左右,本来最新一轮生猪价格上涨行情能在一定程度上为他弥补亏损,他偏偏又完美错过,还是没赚到钱,“不光我没有赚到钱,蛮多同行都没赚到钱”。

  对于生猪养殖户来说,主要的养殖成本除了生猪“口粮”外还包括兽药,杨小明认为饲料价格涨到目前这个样子,应该已经差不多了,几乎已经见顶,但兽药包括消毒、防控的药剂等上涨压力依然存在,比如消毒剂(片碱即烧碱)自9月底10月初以来又启动了新一轮涨价行情,此前70元/包(25千克)的这种消耗品单价已经涨到150元,翻了一倍多,“这个东西用量比较大,价格涨得太高,让人着实有些吃不消”。

  为了维持养猪场正常运转,起初杨小明请了3名工人,后来见养殖产能上不去,盈利前景不尽明了,有2名工人相继闪人,如今只留下一名工人和几名他的亲戚在帮忙。杨小明说,他的一位老同行已经养了四五年猪,“亏了一屁股账”如今还在举步维艰勉力坚守,如果不是因为要还债,他早就想退出养猪江湖了,“像他这种情况的还有不少”,他说不少养猪大户对于市场前景已经渐渐失去信心。在他看来,不少上市公司携大资本进入养猪行业,同样是个亏损,他们亏得起,“反正亏的是股民的钱”,自己这种靠自筹资金和银行贷款的养猪户却亏不起,因为没人给你兜底,“他们亏了不心痛,我们亏了很心痛”。2018年非洲猪瘟暴发时,杨小明存栏有2000多头生猪,上面不准卖,他只好统统关在猪栏里听天由命,后来可以出售了,猪价又从高峰时的8-10元回调至5元左右,“我无可奈何,归根结底还是没有赚那个钱的命”。

  饲料涨幅最高过半

  生猪“口粮”市况明显变异的情形,引起了职能部门的关注与重视。国家统计局怀化调查队综合与执法监督科科长周乐林介绍,前不久,为了解全市生猪饲料价格上涨情况,他们随机抽取了溆浦、会同、芷江等县部分养殖场户进行调查,结果显示生猪饲料自配料及全价料价格均不同程度上涨,一度“猪价下行”加持“饲料上涨”的双向挤压,使得广大养殖场户的盈利空间一再被压缩,他们的养殖成本因此逐步提高,利润空间缩窄,部分出现亏损。

  上述调查表明,今年以来生猪价格一度持续低迷,在猪肉消费提振不明显的背景下,出栏价格降至传统生猪养殖盈利临界点以下,养殖户普遍亏损。然而与生猪价格相反,玉米、豆粕等各类饲料价格持续上涨,进一步加剧了成本扩张。从调查了解到的结果来看,会同县源生生猪养殖专业合作社前期所用通辽玉米的单价在7月底已上涨至3.44元,同比去年的2.06元上涨了67%;豆粕单价8元,同比涨幅翻倍;米糠1.2元,同比涨幅翻番,而所养殖的巴氏香猪需要喂养一年左右,饲料成本达到1500-1600元/头/年,按照26元/千克的价格出售,每头亏损500元;溆浦县凯鸿养殖有限公司所用的正邦全价料中,母猪料、乳猪料分别为170元、230元/40公斤/袋,奶粉600元/20千克,较去年同期均上涨50%。这是一种需求拉升型涨价生态。

  谈到生猪饲料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专业人士分析指,生猪产能持续恢复,直接带动了饲料需求增加,相关价格自然攀升。数据表明,怀化市2020年生猪出栏307.48万头,已恢复至正常年份2017年的82.45%;2020年生猪年末存栏258.06万头,相比2017年生猪年末存栏226.43万头,同比上升13.97%。2021年二季度末,全市生猪存栏245.03万头,同比上涨15.75%,其中能繁母猪存栏23.68万头,同比上涨23.20%;生猪出栏209.91万头,同比上涨24.05%;猪肉产量15.30万吨,同比上涨21.14%。产能增加“口粮”涨价,自然不过。

  相关原料价格的直线飙升,顺理成章地推升了整体饲料成本。生猪饲料原料主要包括玉米、豆粕,由于怀化自给能力相对不足,供给形势相对紧张,尤其随着2021年生猪产能的持续恢复,今年的饲料需求更是进一步上涨,供应缺口进一步扩大,饲料需求的大幅提升,直接导致了饲料原料供应的紧张程度加剧,而饲料企业为保障产品质量,也不得不纷纷上调价格。此乃典型的成本推动型涨价。

  成本为王,规避养殖风险

  靖州畜牧水产事务中心畜牧发展部负责人黄少永,今年以来一直密切关注着生猪市况。他发现,10月22日本轮猪价开始启动,当天恢复到7元多,第二天上涨至8.15元,10月25日,150千克大肥猪升至9元多高位,价格反弹明显。与此同时,今年截至10月底,靖州全县存栏生猪27万多头,出栏25.3万头,平均售价为6元多一点,10月底开涨紧接着涨势明显,他“估计还会涨”,解释称下半年各地炕腊肉、灌香肠、办好事等,对大肥猪需求量大增,会直接导致肥猪价格居高不下,而至少在靖州本地,大猪已无多少存栏,市场呈现供不应求格局,所以价格要涨。通常说来,每年夏季市场对120-125千克的生猪比较偏好,这种猪好卖,到了冬天,就是135-140千克以上的肥猪引领市场行情,“这种猪最好卖”。

  据黄少永观察,2021年以来,生猪饲料价格已经涨了3、4轮,一波接着一波,一轮接着一轮,其中玉米、豆粕、麸皮等总体涨幅都在200元/吨以上,涨势比较明显,甚至有点生勐。同时,与生猪养殖有关的兽药、保健品成本也有明显拉升,大体推算,养猪户的养殖成本普遍上涨了12-15%左右,有些更高。削弱、化解涨价因素,靖州自有良策,当地坐拥温氏、佳和、正邦等养殖龙头,全县9成以上养殖户可以仰仗它们,靠给其代养即养殖所谓“合同猪”来平衡养殖收益,规避价格风险。剩余散养户数量已经不多,养殖规模普遍不大,饲料成本变异对其养殖行为难有太大影响。“靖州可以靠比较优势规避涨价风险,其它地方的情况不大清楚”。

  曹明认为,如今生猪行情周期性太强,变异过于频繁,上游环节转行转产而来的新生力量的加盟,产能阶段性过剩叠加非洲猪瘟等猪病影响,使得相关后续走势已经不大好判断,不过市场消费能力渐渐下降也许是个大势所趋。一方面,消费终端食品来源多元化,使得喜欢吃猪肉的人数在减少,市场也在老化,年轻人不如前辈们那样爱吃猪肉,更多喜欢追捧牛排、龙虾等替代性肉食品,猪肉消费格局正悄然发生着变化。至于生猪“口粮”后市,他认为主要看接下来猪价怎么走,养殖产能如何变化。

  周乐林预测了生猪饲料价格走势。他说,农业是政策性行业,农业的发展离不开政策的风向。玉米的走势不仅与玉米的产量、进口玉米的成本及数量相关联,同时也与养殖业的发展情况密切相关。近期以来,东北产区玉米陆续上市,国内玉米市场供应持续增加,且在当前生猪养殖持续亏损的情况下,部分养殖户只能通过减产来达到控制成本的目的,无论是养殖户还是饲料企业,对玉米的需求将会有所下降,对玉米后续价格恐也难有较大支撑,有望回落。他同时建议政府相关部门要加强形势研判,结合生猪生产、进出口贸易等相关数据信息,科学研判当前生猪市场供需形势,了解饲料价格波动情况,准确把握未来其发展动向,同时做好宏观调控,强化对生猪产能的保护与调节,稳定生猪市场秩序,制定完善的调控政策,做到早研判早介入早应对,努力防止生猪价格和生产大起大落从而影响饲料市场。

  众多业内人士表示,对养殖环节而言,一方面,在猪价下行周期中,顺势出栏就是最佳选择,建议大家密切关注市场动态,准确把握出栏节奏,避免过度压栏或集中抛售;另一方面,要做好养殖成本管控,在低盈利期注重成本为王,因为只有管控好养殖成本才能更好地规避养殖风险,增强自身对风险的防御能力。


【网站声明】

1.频道所刊登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意味着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所刊发、转载的文章,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附带版权声明的文章,其版权以附带的版权声明为准。

3.我们转载的文章,如果涉嫌侵犯您的著作权或知识产权,以及转载出处出现错误,请及时联系文章编辑进行修正或删除,谢谢您的支持和理解。


我要评论
匿名
发表评论
  • 暂无任何评论数据!
查看更多